<var id="nlr15"></var>
<cite id="nlr15"><video id="nlr15"><thead id="nlr15"></thead></video></cite>
<var id="nlr15"><strike id="nlr15"></strike></var>
<cite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cite>
<cite id="nlr15"></cite>
<var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var>
<var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var>
<cite id="nlr15"><span id="nlr15"><menuitem id="nlr15"></menuitem></span></cite>
<cite id="nlr15"><span id="nlr15"></span></cite>
<cite id="nlr15"></cite>

網飛首部大尺度華語劇,失望了?

2019-11-08 11:33:04

打造網上配資與股票配資中國第一配資平臺

今年年初,HBO聯合臺灣公視推出《我們與惡的距離》火爆網絡,寫實的主題、對現實罪惡血淋淋的揭露刷新了臺劇的新高度,拿下豆瓣9.5的超高分。

Netflix緊隨其后,最近也上架了一部華語劇——

《罪夢者》

華麗的演員陣容:臺灣文藝片男神張孝全,剛剛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收獲一眾好評的賈靜雯,還有范曉萱、王柏杰等等。

吸引人的故事主題:兄弟情,臺灣黑幫往事,逃獄……

仿佛又是一部爆款。

然而,它卻在開播后差點撲街,豆瓣只有6.6分,不少人認為片子剪輯混亂,頻繁的閃回和夢境穿插讓人出戲,不知所云:

樓主追完了全八集,不過剛開始真的很想棄劇,還好堅持到最后。

看著劇情百轉千回,沖上巔峰,才發現“真香”,原以為是“烏龍綁架案之慈父救子”,最后才發現是一出“養子復仇記”,簡直比坐過山車還刺激。

01

《罪夢者》的主線劇情圍繞四兄弟:阿全(張孝全飾丁常全),瀟灑(王柏杰飾蕭仨),阿鬼(章立衡飾崔承規),福星(周洺甫飾崔萬福)展開,講述他們從混黑幫,到蒙冤入獄,最后逃獄的一系列經歷。

其中,阿全和阿鬼、瀟灑三個是臺灣黑幫——“崇合幫”底下的小混混,他們幫大佬們做著催賬的活,但也算良心未泯,會因為看不慣幫派其他人欺壓弱者而和對方直接開打。

某天,他們被幫中二把手萬有青叫去幫忙,沒想到卻是一個局——撞上了受槍傷的中年男子和被綁票的小孩,迫不得已,帶著兩人一起逃離現場。

因為被栽贓成綁架者,憤怒的阿全失手打死了男子,他們在逃亡途中被警察逮捕坐牢。

十年后,在獄中等待死亡的阿全得知自己兒子被綁架了,三人利用一名老囚犯告知的廢舊地下通道,成功越獄。

然而,回到現實的三人卻再次卷入陰謀,成為他人手中的棋子。

黑幫恩怨,兄弟情,父子情,多角戀,復仇、越獄……劇集試圖把這些元素全糅雜在一出烏龍綁架案引發的血案中,以男主角阿全的視角來講述他通過十年后的另一起綁架案,獲得內心救贖的過程。

然而這樣簡單明了的劇情邏輯,卻因為混亂的剪輯變得面目全非,成了一部奇情故事的大亂燉。

故事前幾集的大部分劇情都冗長又拖沓,不但人物關系難以厘清,他們的行為動機也讓人摸不著頭腦。

就比如第一場“三兄弟入幫會”的戲,一眾主角登場,三個黑幫頭目,三兄弟和一個陪酒女子,光是這七個人物的密集介紹就讓人發暈,其間還頻繁跳切阿全在廁所的打戲,幾個江湖混混又是舞文弄墨,又是談棋論勢,不僅視覺上錯亂跳脫,冗雜的信息量也讓人應接不暇。

為了塑造人物,劇集還花了很長的篇幅講述兄弟情,混亂的黑幫生活,蒙冤入獄后相依為命的生活。而真正關于主線“綁架事件”的敘述,卻被零碎地剪輯到這些“廢戲”之間,導致比重失調。

也使得最后一集綁架案將劇情推入高潮時才發現,之前的劇情邏輯出現大塊空白,全靠角色獨白填補。

此外,詩意化的敘事手法也是影片被詬病的重要原因。

本劇的導演兼編劇、剪輯陳映蓉,曾憑借長片處女作《十七歲的天空》拿下臺灣當年的華語電影票房冠軍。但之后推出的電影作品不多,近些年轉入音樂錄影帶的執導工作。

因此,在這部影片中,我們能看到強烈的MV式敘事美學。

多處重要場景,都會有長達幾分鐘的抒情配樂鏡頭,像開頭白雪舞廳里與大佬會面的《港都夜雨》,獄中福星和囚犯唱的《給五十歲自己的備忘錄》,以及最后打斗戲中的《魂縈舊夢》,令整部劇透露出濃濃的懷舊感和復古氣息。

這種詩意化的敘事風格雖然有助于渲染人物內心情緒,升華故事主題,但無疑是反商業化的,無形中拉遠了與觀眾的距離,讓人無法獲得“快、爽、狠”的感覺。

02

可樓主想說的是,沒有遵循爽片模式,得不到大部分觀眾的認可,并不代表這部作品就是差的。它依然有高光之處。

迷離夢幻的“罪”與“夢”,八十年代臺灣社會的“惡”與“欲”,還是能透過鏡頭,清晰地勾勒出來。

本劇以阿全的夢境穿插敘事,以夢境對照現實,也預言現實。

故事的開頭從三段迷離的夢境引入。

一幕是一個母親送孩子上學,孩子撐著傘站在階梯上回望;一幕是汽車后備箱里躺著一個滿臉血跡的男子問著“孩子在哪”;還有一幕是一名老囚犯對主角阿全做最后的告別。

剛開始不明所以,看完全劇,再回過頭來,才會理解阿全這三段夢境的隱喻。

那個滿臉血跡的男子正是阿全內心“罪”的源頭,阿全因為卷入林家綁架案,失手殺死替死鬼司機王慶年,這成了他無法逃脫的心魔。

阿全的夢境中多次出現王慶年的影子,便是他對自己罪孽的懊悔與自責。

而王慶年的死,導致他兒子的復仇,以及自己兒子被綁票,自己越獄,身邊人被殺等一系列事件,罪惡輪回在剛開始那句“孩子在哪”早已預言。

其次,老獄友唐三百也多次出現在阿全的夢境中。唐三百剛托夢給阿全說自己走了,接著便因心肌梗塞死于獄中,帶有一層先知的意味。

他對阿全說,“學一輩子不猜人心,不賭天意,到頭來,原來是同一件事,人心,天意。

第四集阿全越獄的經歷也對他這句話進行注解。阿全認為兒子被綁是人心所致,而牢房中燒起的火是天意,天意和人心協同,才有了這次成功的越獄。

阿全兒子被綁,看似是人心,似乎又是他當年失手殺死司機的天道輪回。而他失手殺死司機,是因為被迫卷入林家綁架案,又是因福星那句“弟弟,對不起”而生發出的惻隱之心,一系列天意人心最后導致了阿全犯下可怕的“罪惡”。

可以說,影片在這個層面上帶有一種宗教哲學的意味,人的罪惡何以而生?有外力的影響,有被迫的境遇,但最后達成“惡果”的無非是一念之心。

而阿全的夢境無疑是對這種罪惡的一種平行時空的補償。

最后,司機兒子瘋狂的復仇何嘗不是阿全解開心結的一種極端方式。讓有罪惡之人接受審判,最終放下自己殺人的悔恨,得到解脫。

劇集英文名“NowhereMan”是指無處可去的人,也暗指當生命在死亡之后,投胎到下一期生命之前,中間曖昧不明的存在狀態。

因此,整部劇才從迷離混沌的夢境展開,這段離奇的故事或許是阿全臨死之前的一段臆想也未可知。

“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strong>(大千世界,俱在微塵之中,我還談什么愛和僧呢?)

這或許正是導演想要傳達的最終本意。就如同《紅樓夢》里幻化成寶玉的石頭,在游歷人間,體味七情六欲之后,還是隨一僧一道歸隱,只留下《好了歌》警世。

用詩詞、配樂、夢境堆疊起的詩意化的犯罪救贖故事,或許不能直擊人心,但這樣極具個人風格的影像充滿了東方韻味。

對被商業化敘事支配的網飛(包括我們)來說,《罪夢者》何嘗不是一種新嘗試?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膠南新聞網版權所有
幸运快艇怎么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