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lr15"></var>
<cite id="nlr15"><video id="nlr15"><thead id="nlr15"></thead></video></cite>
<var id="nlr15"><strike id="nlr15"></strike></var>
<cite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cite>
<cite id="nlr15"></cite>
<var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var>
<var id="nlr15"><video id="nlr15"></video></var>
<cite id="nlr15"><span id="nlr15"><menuitem id="nlr15"></menuitem></span></cite>
<cite id="nlr15"><span id="nlr15"></span></cite>
<cite id="nlr15"></cite>

[最新都市小說]《獵贗女婿 牧子》連載最新章節閱讀--91書房

2019-12-14 11:12:56

$【獨家小說】熱門推薦《獵贗女婿 牧子》最新章節_無彈窗全文免費觀看!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全章節漫畫!

▲小說【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貼網盤+限時免費】漫畫

首發來自【91書房】微信公眾號,回復書名: 【1938】 ,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

第一章,鑒寶至尊

華夏,中南省,江城市。

全市最大的古玩市場門口,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人站在一輛加長林肯前。

“少爺,五年了,老爺已經知道錯了,您就回去吧!”

“想讓我回去?先叫他把現在的老婆休了再說!”

老者說的淚聲俱下,可林凡卻是一臉漠然。

“當初把我從蕭家趕出來的是他,現在又叫我回去?”

“你回去問問他,他把我鑒寶至尊林凡當成什么了?”

剛轉身走了沒幾步,林凡忽然又折反回來,淡淡的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現在姓林,不姓蕭!”

說完,林凡從路邊撿起一個塑料袋,將剛從市場淘來的紫金琉璃盞裝了進去。

然后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只留下老者一個人喃喃出聲:“蕭林凡,林凡,看來少爺還是沒能從夫人過世的傷痛中走出來啊……”

蕭家,華夏唯一一個具有千年歷史沉淀的古老鑒寶家族,掌管著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拍賣行——鴻蒙拍賣行,幾乎壟斷了所有的高端首飾行業,就連金礦都有好幾十座。

對蕭家人來說,視金錢如糞土,真是在合適不過的形容了。

而蕭林凡,不,而林凡,則是蕭家現今唯一的繼承人,同時也是當今世上最年輕的鑒寶至尊。

鑒寶至尊,這是個古老的稱呼,華夏鑒寶界的傳奇,歷代都只在蕭家出現,只因蕭家有著傳奇的鑒寶之術——紫極魔瞳。

只不過,因為五年前的事情,林凡被迫離開蕭家,自此改名換姓,做了夏家的上門女婿,只因他愛她。

來到一家中型的拍賣場門前,門口一個靚麗的倩影正焦急的四處張望。

這是她的老婆,夏天,一個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都是極品的女人,也正是如此,五年前的婚禮,讓整個夏家成了江城的笑話。

因為夏天當時正急著找一個老公來爭奪家產,而恰好出現的林凡,很不幸的成為了這個人選。

夏家旗下有一家拍賣行和數家古玩店,只可惜在江城頂多只能算一個二流家族,五年來,隨著老爺子年齡越來越大,夏家的業績也越來越差,尤其是近幾年,眼看著連二流家族都算不上了。

看到林凡慢悠悠的走過來,夏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臉色難看的呵斥道:“五分鐘,你整整遲到了五分鐘,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還不趕緊給我進去!”

說完,夏天臉色焦急的踏著高跟鞋走進了拍賣行。

在她的眼里,是看不起林凡的,當初要不是為了爭奪財產,打死她也不會和林凡這種窩囊廢結婚。

如今五年過去,她對林凡更加厭惡了,每天無所事事,也不說找個正經工作,天天就泡在古玩市城里轉悠,偶爾還撿個破爛回來顯擺,美名其曰撿漏,她真的是受夠了。

林凡尷尬一笑,趕緊低著頭跟了上去。

今天是夏家每年一度的業績評比,每年的這個時候,家族的每個支系都要拿出一年收來最好的古玩進行評比,以此來決定各家去年一年來的業績。

原本各家對這個評比都是敷衍了事,但最近幾年,所有人都開始重視起來了,因為老爺子年事已高,隨時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這可是關系到各家在老爺子心中的地位。

地位越高,分財產的時候自然拿的越多。

“林凡,你給我記住,待會進去一句話也不要說,今天的評比事關重大,我不想因為你丟臉?!?

進入了拍賣行,夏天還不忘扭頭警告林凡。

林凡苦笑著點了點頭,一臉無奈的表情。

看到林凡這個表情,夏天真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這個男人就是這么窩囊,你說你好歹也是個男人,沒本事就算了,連一點血性都沒有,整天唯唯諾諾的樣子,活該被他們欺負!

結婚五年,這家伙除了在家里做家務就是去古玩市場晃悠,要不是為了爭奪家產,她早就和這個廢物離婚了。

兩人來到了會議室,夏家的其他支系代表已經在等著了,尤其是他們的死對頭大伯家的兒子夏鵬輝,更是一臉嘲諷的看著自己。

“哎呦,我說夏天,你的架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這么多人就只等你一個?!?

“哎,人家也想早點來啊,可是沒有能拿的出手的東西,早點來干嘛,丟人嗎?”

“夏沫,這說這話就不對了,誰說人家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了,這不是帶了一個廢物過來么?!?

“哈哈……是啊,說起廢物,咱們跟人家比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啊?!?

以夏鵬輝為首的支系,全都對著夏天冷嘲熱諷,順便還不忘把林凡這個廢物擺到桌面上鄙視一番。

在他們眼里,林凡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門口的乞丐都比他強一萬倍。

甚至他們從來都沒把林凡當個人來看待,也就夏天無知,居然還指望這樣一個廢物跟他們爭奪家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哎呦,我說林凡,看你手里的塑料袋,是不是又在古玩市場撿垃圾了?”

夏鵬輝笑呵呵的看向林凡,眉宇間盡是嘲諷。

“不好意思,那叫撿漏?!绷址擦x正言辭的糾正道。

夏鵬輝嗤笑道:“哈哈,就你這樣的還撿漏,你當你是鑒寶至尊蕭林凡???”

林凡淡淡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話音剛落,會議室里立刻響起了一片嘲笑之聲,許多人甚至捂著肚子笑的前仰后合,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這個林凡還真是不要臉啊。

一個廢物,居然還有臉說自己是蕭林凡,別看你們名字只差了一個字,可這命運差卻了十萬八千里啊。

梁靜茹都不敢給你這個勇氣!

面對著來自大家的嘲諷,夏天的表情逐漸難看起來,但她還是選擇了沉默。

在她的眼里,林凡丟人是林凡的事,跟她沒半毛錢關系,只要戰火不波及到她就行。

“我說夏天,今天可是家族評比,你該不會真的要靠這個廢物吧?”

夏鵬輝似乎想證明自己有多優秀,指了指會議桌上的青花瓷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朝代的嗎?明朝的,蕭氏拍賣行給出的估價是三千萬,這青花瓷上的一塊漆都比你這個廢物老公金貴?!?

林凡笑而不語,整個會議室頓時響起了一片嘲笑之聲。

夏天臉色越來越難看,雖然她打定主意不管林凡,可是夏鵬輝的話說的越來越難聽,而且已經漸漸把話題開始轉移到她的身上,她要是再不站出來,還不知道夏天鳴待會怎么說自己呢。

“夏鵬輝,大家好歹都是親戚,你說話最好積點口德?!?

夏天黛眉輕挑,語氣不滿的回應道。

“鬼才跟他是親戚!”夏鵬輝冷冷一笑:“他只是入贅到夏家的一個廢物而已,一個只會吃軟飯的寄生蟲,就是因為這個廢物,害的咱們夏家在江城都抬不起頭!”

“你!”

夏天面紅赤耳,他們說的不錯,五年前她和林凡的那場婚禮,的確讓整個夏家淪為了笑話,甚至很多人都因此拒絕跟他們合作,也正是因為如此,老爺子才開始疏遠她,并且大有把她趕出夏家的跡象。

這時,林凡突然將手中的塑料袋扔在桌子上,一件精美絕倫的琉璃盞順勢滑落出來。

“這是……之前在新聞上被歷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鑒寶至尊蕭林凡譽為佛教圣器的紫金琉璃盞?”

夏家首席鑒寶師傅全忽然發出一驚呼,瞬間驚出了一身冷汗。

林凡滿意的點了點頭,淡然道:“我記得當時蕭林凡好像說過,這東西價值兩個億來著?!?

林凡話音未落,整個會議室瞬間寂靜無聲。

第二章,蕭家的邀請函

“哎呦,兩個億呢?!?

寂靜的會議室里忽然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你這東西該不會又是從古玩市場里淘來的吧?”

這個時候,夏鵬輝忽然一臉戲謔的看向林凡。

林凡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如實說道:“不錯,的確是從古玩市場淘回來的?!?

此話一出,頓時惹的在坐的夏家成員捧腹大笑。

“臭小子,整個江城誰不知道古玩市場里的東西十有八九都是假貨,你買個假貨糊弄也就算了,可你起碼買個沒那么出名的好吧?紫金琉璃盞這種圣物你居然也敢假冒?”

夏家的其他成員同樣滿臉譏諷的看著林凡,很顯然,他們也不信桌子上的紫金琉璃盞是真品。

傳言紫金琉璃盞有兩千多年的歷史,華夏至今只殘存一對,其中一只被鑒寶至尊蕭林凡收入囊中,剩余一只下落不明,這是全華夏古玩界眾所周知的事情。

林凡一個廢物,怎么可能會走那個狗屎運。

“就是,你拿這個東西糊弄一下別人還行,居然還敢拿到今天這種場合,我是該佩服你的勇氣呢,還是該嘆息你的無知?”

“傻逼,你是不是忘了我們夏家是干什么的了?你當我們夏家的首席鑒寶師是吃素的嗎?”

“夏天,老爺子生平最反感的就是弄虛作假,你玩這種卑劣的手段,就等著被老爺子逐出家族吧?!?

會議室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格外的刺耳。

瞬間,夏天臉色猛的一沉,走到林凡身邊,上去就是一個巴掌,怒斥道:“我給了你五十萬,你就給我買回來個假貨!”

林凡眉頭一皺,想解釋一下,誰知,夏天轉眼又是一個巴掌呼了過來。

“你給我閉嘴,你還嫌沒丟夠人嗎?你知不知道今天這次評比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

夏天此時殺了林凡的心都有了,這個廢物林凡,真是害死自己了。

林凡捂著滾燙的臉頰,委屈巴巴的道:“對不起……”

夏天氣呼呼的環胸坐在那里一聲不吭,對于今天的評比,她已經徹底絕望了。

雖然夏天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但夏鵬輝卻并不想就此放過她。

夏鵬輝緩緩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擦汗的首席鑒寶師,命令道:“傅全,我命令你馬上鑒定一下這個琉璃盞是不是真的?!?

傅全臉色一僵,為難道:“大少爺,老爺子還沒來,這恐怕……不合規矩吧?”

“啪!”

夏鵬輝猛拍了一下桌子,厲聲斥道:“狗屁的規矩,叫你驗你就驗,哪來這么多廢話!”

傅全被這突如其來的怒喝嚇了一跳,猶豫了片刻,最后還是乖乖的走到林凡跟前,顫抖著拿起紫金琉璃盞,掏出放大鏡仔細鑒定了起來。

看到傅全如此聽話,夏鵬輝挑釁的看了一眼夏天,這才懶洋洋的坐了回去。

面對傳說中的圣物,傅全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足足觀察了五分鐘,這才將紫金琉璃盞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

“傅全,公布鑒定結果吧?!毕涅i輝再次命令道。

傅全糾結了半晌,最后,在所有人不斷的催促下,這才深呼了幾口氣道:“是真品!”

“什么?”

夏天聞言,猛的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向傅全。

其他人更是難以置信張大了嘴巴,眼睛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林凡站在角落里斜魅一笑,鑒寶至尊這個稱呼可不是白叫的。

說起來他的運氣還真是好,本來還打算隨便弄個價值幾千萬的東西沖一下門面,誰曾想恰好讓他碰到了苦苦尋覓了七年的紫金琉璃盞,他二話不說,當場就花了五百塊錢買下來了!

夏鵬輝仿佛得了失心瘋,嘴里一直重復著:“不……這不可能……”

首發來自【91書房】微信公眾號,回復書名: 【1938】 ,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


快捷通道:用微信掃描以下二維碼


讀好書,愛生活。閱讀越精彩,喜歡這本書的讀者,歡迎留言互動哦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膠南新聞網版權所有
幸运快艇怎么稳赚